生命之树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27日
       我大学毕业半年就结婚了。那个时候, 老胖妈妈病重了, 她说结婚可以是福气。我们回他山东老家结婚。
       老胖子的父亲是当地市法院的副院长, 所以我们结婚的时候, 他家派了十几辆警车来娶我, 还请当地电视台录影, 周围几个村子的人都围观它。老胖子经常得意地说:“那一幕, 一个字——壮观。”老胖子其实不想这么早要孩子, 但我愿意。结婚一年后, 她终于怀孕了, 老胖子居然对孩子表现出了极大的好奇。每天他都会趴在我的肚子上听, 每次去医院做例行检查, 他都会陪着我。老胖子带我吃遍了南山, 所有能吃的地方, 只要我能吃, 老胖子就带我去, 只要他能, 他就给我做饭吃。那个时候, 我每天都在和肚子里的宝宝说话, 告诉他今天的心情, 给他讲故事, 唱儿歌, 还给他讲他父亲的事。听说孕妇想看美图, 就去挑了两张美人娃娃挂图, 一边看一边想象未来宝宝的样子。我充满了快乐和幸福,

我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希望。怀孕可以是快乐的, 也可以是痛苦的。一开始, 我吐得很厉害。我吐了我吃的东西, 喝了水。我吐的水是绿色的, 老人说是苦胆汁。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 我疯狂地吃东西。我一眨眼就吃了半个西瓜。看到一个哈密瓜, 一分钟就吃了两个, 一眨眼就可以吃完酸青苹果。听说母乳多的宝宝皮肤好。一口气喝了两盒……后来, 我的肚子太大了, 下楼梯的时候都看不到脚, 所以每次上下楼梯都要有人扶着。
       我希望我怀的是双胞胎。但是B超的结果清楚的告诉我们是独生子, 所以我把对双胞胎的全部爱都给了这个孩子。每天抚摸自己的肚子, 每天感受他的成长, 每天都在期待。我可以三天三夜讲结婚和怀孕的细节, 但是在生完儿子后的两天里, 我常常来不及讲, 眼泪就下来了。这篇文章断断续续写了几年, 经常写到一半, 总觉得我苍白的文字总不能传达那个神圣的时刻。今天, 我决定把它写完。那天晚上, 在邻居家楼下看电视的时候, 突然觉得肚子疼, 赶紧去医院。医院里的所有程序都早早地办好了, 当晚我就立刻住进了医院。入院后第一件事就是躺在观察室分娩。我进去的时候,

里面已经躺着两个女人了。看起来他们快要生了。他们的额头冒汗, 痛苦的尖叫着。我吓得流泪了, 但我忍住了疼痛, 一句话也没说。我一直默默地和肚子里的宝宝说话。我告诉宝宝我很坚强。我被推到B超检查没多久, 医生说胎儿脐带缠在脖子上, 阴道分娩很危险, 需要剖宫产。为了保证更好的手术, 医生说我好像不会那么快生了, 建议我坚持白天手术。于是我坚持, 肚子越来越痛, 我努力坚持到天亮, 一直跟宝宝说话, 我说他要温柔, 他却很淘气。
       真正的手术时间是第二天上午10:00。医生安排好一切后, 有人把我推到了手术室。老胖子进不去, 只能带我到手术室门口。我紧紧抓住老胖子的手, 却不肯放开。护士们劝慰了半天, 说几分钟就好。老胖子俯身拍了拍我的脸, 说道:“银儿, 你别紧张, 没事的, 我马上就出来, 我会在这里等你, 还有我们的孩子!”妈妈紧张得腿都软了。坐在走廊的长凳上, 看着我被护士推开。我认为我不应该如此紧张, 以至于每个人都对我感到紧张。进去之前, 我故作镇定, 跟妈妈和老胖子开玩笑说:生孩子真麻烦。这是我第一次进手术室。
       我觉得到处都有灯光, 头顶、旁边、脚和手, 灯光明亮而耀眼。护士们围成一个大圆圈。我的头、我的手、我的胳膊、脚和腿都被固定住了, 护士们到处按着它们。他们说他们不能动, 所以手术绝对安全。除了我身上的淡蓝色被子外, 所有人都穿着白色。每个人都轻声细语, 护士们不停地跟我说话, 一边给我擦冷消毒剂以分散我的注意力。 “你的头发这么好, 你还能留多久?” “五年, ”我说。 “你老公对你这么好, 你们认识很久了吧?” “是的。” “你太公平了。” “谢谢。” ...... 大部分谈话的话题都是夸我, 为了让我放松, 这样我就可以进去了手术状态。可我慢慢的停止了回答, 无法放松, 手心都出汗了。就听医生说:“我需要打点麻药, 放松一下, 别怕, 会疼的。”我说:“少用一点, 否则会伤害我的孩子。”医生笑了。 “你放心, 剂量很小, 只在皮肤表面, 很快。”然后, 对我的背部、腹部和腿部进行了麻醉, 用于麻醉的针头又细又长。几分钟后, 我看到医生用五厘米长的针轻轻戳了我的腿。 “疼吗?”他问。我直直地盯着那根长长的针刺下去, 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医生说:很好。我看着医生把那些长长的针从我的肚子、腿和背上进出, 但我真的一点都不觉得痛。 “好的。”医生很平静的说道:“你做的很好, 麻醉很少, 起效很快。”他转身对身边的人道:“该开始了。”感觉一把刀缓缓切开了我的肚子, 不痛, 感觉有东西粘在我的肚子里,

像是在拉扯我的内脏, 医生说:放松-----深呼吸------ -----我深吸了口气, 感觉自己的宝宝同时被取出来了, 我听到“哇”的一声, 我听到医生说:放在你身边, 这样羊水就可以了被吐出来。 .我听到旁边的护士笑着说:“恭喜你, 是个男孩, 很健康。”儿子终于出生了, 我开心的笑着, 眼泪如泉水般倾泻而出.......接下来不知道是打了麻药还是之前太紧张了, 感觉头晕眼花, 眼皮越来越重, 隐约看到护士抱着宝宝走出手术室, 我记得我是被逼的对她说:我要见我儿子, 我要见。但护士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我的存在, 把我儿子带了出去。隐约听到护士在手术室门口喊:银儿的家人是谁?是男孩子, 恭喜。隐约听到老胖子激动的喊道:我是我是我!听到老人的反应, 我松了口气, 一下子失去了知觉……醒来的时候, 我已经躺在病房里了。护士把孩子抱在我面前说:“亲爱的小宝贝, 让你妈妈好好看看。”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它真的不习惯叫我妈妈。我认真、仔细、高兴地看着身边的这个小东西。他刚洗完澡, 一头乌黑的头发,

粉嫩的脸蛋, 一身干净。他身上裹着一条专门为医院设计的粉色襁褓, 外层是妈妈特地给他做的小棉布。被子, 柔软而温暖。他一只眼睛闭着, 另一只眼睛微睁, 小嘴张得大大的。他漫不经心地看着这个世界。刚才他还在我肚子里转来转去, 可是现在, 他真的出现在我面前, 真是太神奇了。我轻轻抚摸他的小脸, 轻轻抚摸他柔软的小手, 我仔细数了数, 五根手指, 细细柔软;我突然想看看他的脚。我和妈妈说:让我们看看是否有五个脚趾。妈妈笑着说:“你看, 都是五个脚趾头, 一个多一个少一个。妈妈得意地说:我刚洗完澡, 其他孩子的脸都红了, 但我们的宝宝是最白最白的。”老胖子得意地说:那是因为我让银儿每天喝牛奶吃水果。儿子更像是一个老胖子, 眼睛小, 额头大, 耳朵大, 鼻子圆。这让我有点失望, 但愿儿子更像我。听说儿子应该像妈妈, 女儿应该像爸爸。我对老胖子说:都是你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