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投诉材料2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10日
       2013年春节前, 乡政府魏新国书记委派办公室王敬尧书记处理我10亩小麦被毁案。意见是, 我应支付剩余的承包费, 赵家国应将承包地归还给我, 不再追究赵家国的刑事责任。
       我同意, 应该立即处理。但他们一拖再拖。收割小麦的时候, 我的10亩小麦被赵家国强行收割。 2013年7月5日, 我发现自己培育的灰树苗被部分破坏。我当时报案, 派出所杨主任出具了价格鉴定委托书, 让我找物价局。物价局让派出所找林业局, 让我在家等。但是警察局已经15天没有回音了。 7月20日, 我剩下的约6000株灰树苗全部被毁。我又去了派出所,

让我去乡政府。
       我去找乡里的赵书记, 他说派出所会公正处理, 派出所让我稍等。 7月27日, 50多棵榆树再次被砍伐。我再次报警, 110让我联系派出所。于是我联系了派出所[05438531025], 他们说这不在他们的控制之下, 他们不会报警。于是我通过各种方式联系了110、林业局、乡政府。下午6点,

派出所到现场调查, 让我第二天去派出所。 7月28日上午9点, 我到了派出所。办案人李建东做了笔录,

随后将此事卷入了土地纠纷。刚刚出具了估价委托书, 要求自己再找物价局。很明显, 派出所蓄意破坏土地纠纷, 但并没有立即采取相应的调查制止。措施, 连犯罪分子的破坏都屡屡得手。我们国家的国家法律在哪里?公安机关是做什么的?他们只是看着守法的公民被欺骗吗?派出所民警也在现场表示:看好你的大杨树, 别再被毁了。
       这是什么意思?是的, 我还有1000多棵榆树、200多棵杨树、6000多棵美国竹柳, 还有6000多棵价值数万元的灰树苗被他们毁掉了。下一步是破坏杨树、竹柳和榆树。既然看到了明显的损坏迹象, 为什么不立即立案调查, 任由事态发展?我的损失越来越大, 不就是国家的损失, 社会的损失吗?这样鼓励破坏者, 普通人还有生存之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