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征地逼死农民《生命最后的呐喊》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11日
       我心碎, 我筋疲力尽, 我的最后一口气即将停止。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我的心在怦怦直跳, 咬牙闭眼受苦,

就像人间受苦(眼睁睁看着最爱的人离去, 却无力挽回;眼睁睁看着悲剧发生, 但你可以不要阻止它;坏人坐在你头上, 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你努力工作却没有得到回报;你背负着一种未尽的责任, 你想死, 但你不能死, 你想活着, 怎么活, 你的思绪灰飞烟灭 夜里, 我看不见我的手指;天空如此闷热;我的心像火山口;我的思绪翻天覆地。我像火锅上的蚂蚁; 每天, 在同样的情况下, 我用尽了所有的方法来麻醉自己的灵魂, 甚至戴上放大镜看世界的优点;通过有趣的镜子看世界的缺点。但是, 我仍然可以别忘了。只有眼泪知道痛苦, 假装笑被别人看到!哭只能对自己哭。把自己锁在黑暗的房间里, 用alc ohol和安眠药一整天都麻木了, 点了根烟吸了一口悲伤, 我吐出来的是……如果我的生命可以换来真正的和谐、公平、公证的社会, 那么!我会。 2010年美丽的冰城哈尔滨 227年8月, 政府强行征用严家菜地, 期间进行了多次征地:聘请社工持标恐吓、殴打村民、出动防暴警察恐吓村民和村长雇了多辆叉车在晚上偷偷摸摸。如果农田遭到破坏, 无论法院是否会调查,

村民都会报警。由于种种不合理的原因, 被迫在自家菜地里服用农药的闫康杰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事发后, 大气中的村民将严康杰抬到村长家门口帮忙。死者家属要求解释。至此, 哈尔滨市道里分局已派出200余名防暴警察将严康杰的尸体带走, 一并控制了严康杰的十几名家属。
       无缘无故被关押在看守所362天, 更加剧了他的痛苦。将近一年的时间, 三个家庭的三个孩子, 最大的只有 12 岁, 是如何度过的。习以为常的生活中, 最熟悉的人突然消失, 节日重逢时孩子和父母的心情可想而知。孩子们再也见不到他们的祖父了。现实如此残酷, 家庭破碎、妻亡、家庭分离的悲惨经历, 让每一个知情人都忍不住落泪。 2012年5月, 哈尔滨市道里法院公开审理此案。五天的审判对我们来说是新一轮的折磨。公诉人的罪名显然是不够的, 最多也有瑕疵。但辩护人出示的证据却让围观者震惊。
       视频展示了无助老人服用农药的过程。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 服药后30分钟, 没有人救出老人。
       我们看到了许多警察和施工方的冷漠。无情, 无天无王法?国家有没有明文规定允许暴力征地? 2012年8月24日, 全家被无故取保候审。有没有犯罪, 有没有犯罪从始至终, 法院也开庭审理了, 也开庭审理了。真是无奈的草民法可以治理违法的贪官无奈。想要重现包擎天, 就要等到鹅年了。和谐社会就是这样的和谐! !人权、公平、公证、仁慈、慈悲。我们似乎都没有看到, 我们看到的只是这个家庭的痛苦。社会现实与我所接受的教育有何不同?难道是历史欺骗了我? ! !松江村的村长冷凤熙单手遮天。征地的价格是自己定的, 政府没有正式公告, 没有经过任何批准, 村民不同意就强行清理土地。这是土皇的口号。告诉村民, 这是政府的公告, 谁挡路杀谁, 即使他们的亲戚是李逵。这是批文件。如此嚣张跋扈的法系, 哪里来的威严?人民的权利是什么。事发两年多过去了, 家属多次要求安葬严康杰的遗体, 以及索要当年的征地资金, 但结果确实是歧视和冷漠。死者三年未下葬, 家属惶恐不安。难道光明的世界就没有正义和公平吗?在构建和谐社会的今天, 受到党中央和三个代表精神鼓舞的有党性、有良心的好干部越来越多。我相信这不应该发生的事件会得到圆满解决。这个事件是一个真实的事件。期待一个幸福和谐的结局。所有读过这篇文章的朋友, 新闻各位劳动者、法律工作者, 请发表您对此次事件的看法和意见, 以帮助那些无助的普通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