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包商银行重组的最大赢家?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14日
       冉学东最近在徽商银行发布的两份公告, 显示了包商银行在金融市场重组的进展。 其中, 徽商银行收购包商银行4家省外分行被舆论解读为“最大赢家”。 公告显示, 徽商银行收购了包商银行4家省外分行:北京分行、深圳分行、成都分行和宁波分行; 在内蒙古自治区以外的总资产净值912亿元(资产账面价值1409亿元); 包商银行四家分行营业额153亿元。 同时, 包商银行将承担与上述资产账面价值相等的负债。 此外, 公告还披露, 徽商银行将接受包商银行四家分行、总行派驻当地营业部和信用卡业务从业人员, 承担相应的社会保险责任和义务; 在财政部和信用卡业务有效期内采购办公用房、车辆、设备或其他固定资产和服务的合同或协议的权利和义务。 收购包商银行4家跨省分行后, 徽商银行省外分行网络布局将延伸至南京、北京、深圳、宁波、成都五地。 横跨长三角(南京、宁波)、环渤海(北京)、珠三角(深圳)、成渝地区(成都), 城商行竞争力进一步提升。 北京是中国的首都, 环渤海地区的核心区, 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 实际上也是金融经济中心之一; 深圳是珠三角的引擎、大湾区的支点, 是目前中国经济最具创意的地方。 高新技术发展 近年来, 经济发展逆势腾飞; 宁波是长三角最繁华的城市, 经济最活跃的地区之一, 民营经济最发达; 成都是成渝地区的重要支点, 也是西部经济最发达的地区。
        , 德国, 未来中国经济发展最具潜力的地区。 通过此次收购, 徽商银行确实将业务触角大大拓展到了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 跨越了五大经济区, 形成了跨区域联动的趋势。 这样的布局是十多年前地方商业银行的梦想。 金融资产的去中心化布局是规避风险的最佳选择, 尤其是在商业银行资产扩张期, 商业意识延伸到更发达的经济体。 该区域意味着未来银行资产和利润的无限增长空间, 无异于商业银行的跨越式发展。 徽商银行之所以能获得如此优质的资产,

据媒体报道, 主要是其投资包商银行同业存款和同业理财亏损过重,

而包商银行的债权人, 徽商银行, 亏损近60亿元(其中按照此前的处置方案(即支付70%), 剩余60亿元将通过债转股、债转资等方式解决 , 即36亿元债权转股, 包商银行15%股权及另外24亿元转为收购包商银行跨省分行的部分对价。 银行通过定向增发和公开发行H股解决剩余对价。这是一个双赢的解决方案。 作为监管者, 它以股权和资产代替负债, 解决了包商银行的债务问题, 使其回归本源。
        作为债权人, 徽商银行在同行业亏损60亿的情况下获得了股权和优质资产, 增加了徽商银行的资产价值。 一般情况下, 这部分债务只能在破产清算程序中偿还。 对于监管者来说, 通过这样一个精巧的方案设计, 挽救了一家地方银行, 维护了市场稳定, 化解了风险。 可以说, 这是一个大家都满意的方案。 当然, 老股东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近年来, 监管者在努力维护金融体系抵御系统性风险的前提下, 也在努力打破刚性支付:让激进的经营者受到惩罚。 央行办公厅主任周学东近日撰文称:“通过接手包商银行案的做法, 金融机构刚性支付正在有序被打破, ” “太小不能倒”的问题得到解决。随着刚性支付的逐步打破, 金融机构的公司治理也在取得实质性进展。我们意识到,

高风险中小银行的风险源于公司治理的失败 当然, 在应对风险时, 打破刚性支付会损害一些机构的既得利益, 也有各种讨论。改革者也承受着某种‘金融民粹主义’的压力。
       ” 周文表示, 打破刚性支付, 就是让庞氏金融机构的机构不顾金融风险, 盲目扩张, 付出代价。 在这种情况下, 包商银行原股东以及在同业业务中受到重创的银行势必受到一定程度的惩罚, 因此说“最大赢家”显然是不合理的。 但话又说回来, 当包商银行盈利上升时, 它到处扩张, 在全国各地设立了海外分行。 这些分行对于包商银行和徽商银行来说也是非常优质的, 但也没有拯救包商银行。 不跌倒。 徽商银行指出, 自收购之日(2019年5月24日)起, 包商银行包括内蒙古境外4家分行在内的净资产为912亿元, 账面价值为1409亿元; 四家分行实现营业额153亿元。 元。 徽商银行最终收购价格以交易基准日(2019年12月31日)中介机构报告为准。 扣除营业价值后, 所承担的负债与交易基准日取得的资产净值之间的净差额仍为344亿元。 这部分缺口是原股东占用资金等原因造成的。 沉降。 也就是说, 目前包商银行北京、深圳、成都、宁波四家分行的核准交易价格为153亿元, 这将是徽商银行承接912亿元净资产中的四家所支付的价格。 . 各分公司的资产和负债。 912亿元的资产净值相当于四家分行减值497亿元, 减值损失, 在徽商银行出资153亿元后, 存款保险基金负责344亿元。 当地银行异地经营时, 由于对异地经济发展和文化习俗缺乏了解熟悉经营不确定性的增加,

特别是地方经济发展不平衡, 对控制地方经济发展的能力有较大挑战。 比如准备上市的齐鲁银行, 主营业务来源于生息资产规模的扩大, 利息收入持续增长, 带动了银行收入规模的扩大。 由于它的运营在城乡边界找到了一条特色路径, 所以它自身的运营还是相当优秀的。 齐鲁银行资产质量相对稳定, 但异地业务信用质量堪忧。 截至今年上半年末, 除济南外, 齐鲁银行不良贷款余额21.49亿元, 其他分行不良贷款余额12.1亿元, 占全行的56.61%。 银行的不良贷款。 其中, 该行天津地区和聊城地区的不良率分别高达3.55%和5.18%。 地方银行在异地办理业务时, 只能提供高质量、低成本的业务, 无法与地方银行和全国性大银行竞争。 这是在经济回暖中扩大资产、开拓市场、吸引优质客户的好机会。 但是, 一旦遇到经济下滑, 这些扩张大多只能增加资本消耗, 让银行总部付出更高的代价。 其他地方一些管理不善的分店, 对总公司来说已经成为了负担和鸡肋, 弃之可惜。 目前, 一些全国性的股份制银行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业务, 但发展困难重重。 比如, 前期大举扩张的恒丰银行的风险, 不得不进行重组。 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的优势。
        在经济发展的下行周期中, 银行经营的重点是防范风险,

而不是激进扩张。 地方银行拥有强大的地方政府资源, 熟悉当地经济发展和人文文化, 受到当地企业和民众的认可。 遵循金融规律, 不盲目扩张。 所以表面上, 徽商银行亏了资金, 却赢了四家异地分行, 输掉了东方和桑榆。 但本质上, 这是监管机构给徽商银行的一道试题, 尤其是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银行资产负债表处于收缩周期、银行业普遍加大互联网技术和金融服务、 偏远网点的价值正在逐渐下降。 其次, 异地网点的业务如何有效运营, 这些网点如何管理, 如何融入金融科技的潮流, 异地网点本质上是徽商银行的重大机遇和挑战。 最大赢家仍不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