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基金等突击入股 投资圈上演Pre-科创板狂欢?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23日
       北京报道, 4月10日, 方邦电子科创板上市申请获受理。
        在公司发行前的前十名股东名单中, 有不少VC, 包括松鹤创投、小米基金、黄埔飞君等。值得注意的是, 距离方邦电子的上市申请仅15天时间, 小米基金迅速成为第8大股东, 持股3.33%。 此外, 在创鑫科技冲刺科创板获受理前三个月, 小米基金也进行了两次意外入股。 经过七次股权转让, 小米基金成为创鑫光电上市前的第七大股东。 事实上, 小米基金并不是过去六个月中唯一投资过科创板申报企业的私募基金管理人。 近6个月, 黄埔飞骏、嘉兴永焱、远志富海、福州创投、大辰、高特嘉投资等VC机构均对科创板申报企业进行了投资或增资。
        不过, 按照上交所“申报前6个月新股东锁定期3年”的要求,

这些投资机构出其不意入市或许并不容易。 4月10日, 上海证券交易所受理了广州方邦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方邦电子)科创板上市申请。 招股书显示, 方邦电子主要从事电磁屏蔽膜、导电胶膜、超薄柔性覆铜板、超薄柔性覆铜板等高端电子材料的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和技术服务。 薄铜箔。 其中, 电磁屏蔽膜的销售收入是公司收入的主要来源。 方邦电子介绍, 自2000年日本拓自达公司首次开发出电磁屏蔽膜后, 市场长期被国外公司垄断。 高端电磁屏蔽膜领域的空白, 打破海外企业垄断。
        该产品已应用于三星、华为、OPPO、VIVO、小米等多个品牌, 2016年、2017年、2018年电磁屏蔽膜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99.41%、99.23%、98.78% 方邦电子。 而近三年, 方邦电子的综合毛利率始终保持在较高水平, 分别为72.11%、73.17%和71.67%。 此外, 方邦电子选择了第一套上市标准, 即“预计市值不低于10亿元, 近两年净利润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5000万” “或预计市值不低于5000万元。低于10亿元的, 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 营业收入不低于1亿元。” 更值得一提的是, 就在方邦电子科创板上市申请被受理前15天, 小米基金出人意料地投资方邦电子, 成为该公司前十大股东之一。 26日, 叶勇与小米基金签署《股权转让协议》, 约定叶勇将合计200万股,

占发行人3.33%的股份, 以总价5000万元向小米基金转让。 小米基金将持有3.33%的股份。成为方邦电子发行前的第八大股东; 叶勇持有2,

695, 420股, 排名第六。 小米基金的全称是湖北小米长江产业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成立于2017年12月7日。事实上, 小米基金不仅出奇入股方邦电子, 三个月还出奇入股了两次 在深圳创鑫激光有限公司(简称创鑫激光)冲刺科创板验收之前。 4月2日, 上交所受理创鑫光电在科创板上市的申请。 此前, 1月31日, 胡晓波、杨德全、李永健、创赛基金与小米基金签署《股权转让协议》; 2月21日, 李晓兰、鑫鑫合伙、上海联创与小米基金转让协议签署《股权转让协议》。 期间共进行7次股权转让, 将创鑫4.42%的股份, 共计326.65万股, 转让给小米基金。 小米成为创鑫光电上市前的第七大股东。 投资圈上演科创板前期狂欢? 事实上, 在过去的六个月里,

对申请科创板的公司进行了惊喜投资的私募基金管理人不仅是小米基金。 其中, 今年1月2日, 刘军分别与黄埔飞军、嘉兴永研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 约定刘军将其持有的方邦电子2.00%股权转让给共计120万股, 总价为 3000万元。 黄埔飞骏将其持有的方邦电子1.91%股权共计1, 147, 710股转让给嘉兴永研, 总价为28, 692, 750元。 根据福建富光3月28日披露的招股书, 2019年3月, 中融投资将部分发行人股权分别转让给黄文增、袁志富海和福州创投。 其中, 中融投资以5000万元将持有福建富光1.79%的股权转让给远志富海; 以3999.92万元将其持有的福建富光1.43%股权转让给福州创投。 2018年11月, 大陈创通、谢汉德、谢沙德、远志福海等7家投资方增资紫晶存储。 同月, 大陈创通通过股权转让成为安本第十大股东。 有大辰投资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大辰长期看好紫晶存储, 投资紫晶存储已有两年多, 投资并不意外。 目前, “大辰系”共持有紫晶存储1572.51万股, 占比约11%。 同样是在去年11月, 高特嘉瑞安与周锌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 因为他看好热净生物未来的发展。 同意周锌将其持有的1, 385, 396股热净生物股份以2673万元的价格转让给高特嘉瑞安。 国特嘉瑞安于2016年11月29日完成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备案,

基金普通合伙人为长期专注于医疗健康行业投资的国特嘉投资集团。 截至4月18日, 科创板受理企业名单已增至84家, 其中约23家企业有投资机构半年内投资或增资。 但对于对于这些出其不意入市的投资机构来说, 减持退出可能并不容易。 3月24日, 上交所发布了《关于上交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的问答(二)》, 这被称为科创板IPO最严审核红线。 科技创新板。 规定申报前6个月的新股东禁售期为3年。 具体而言, 如在申报前6个月内增资扩股, 新股持有人承诺新股自发行人办理工商登记手续之日起锁定3年。 用于增资扩股。 申报前6个月内从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转让的股份, 按照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持有的股份进行锁定。 上市后也被锁定3年。 财经评论员皮海洲曾撰文称:“在发行上市前‘突然买入股票’的行为通常有两种可能:一是拟上市公司有增资的客观要求以满足 上市标准;二是拟上市公司达到上市标准, 在发行上市前提供“低成本增资”的机会, 更多的是“利益转移”。 意外股东的行为显然属于“摘桃”, “摘桃”的做法, 对上市公司的长远发展没有直接的帮助, 是对其他股东“不公平”的表现 。” 一位VC机构投资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目前, 已有84家企业申请科创板, 受理速度快于预期, 但其中不少是从原中小板、创业板转出的。” 和新三板。
       说不定今年下半年或明年, 会有更高质量的科技公司申请科创板, 真正为科创板带来利好方向。” 北京的一些投资人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业界对科创板寄予厚望。 新三板和创业板有很多打包投资公司, 而科创板明确指出是科技公司, 炒作的机会可能更小。 但在国内市场, 当新政策出台时, 投机者往往最先受益。
        科创板的发展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是一个生态和文化逐渐形成的过程, 需要成熟的金融市场和法律支持。